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信解封接单放单注册平台/微信辅助解封号/微信解封无极任务平台/预加辅助验证118

登录/注册

微信投票,关乎面子和金钱的游戏

微信解封 发表于2018-5-17 13:25

微信投票,关乎面子和金钱的游戏

前不久,市民小彭收到同学微信,请他为半岁的儿子投票,选“最高人气宝宝”。小彭敷衍回复对方“已投”,对方一句“把截图发给我啊亲!”,让小彭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虽然觉得拉票行为很没品,但我还真就怕撕面子、得罪人……”正跟记者聊着,“求投票”的微信又来了,“这是我老姨的丈母娘,正给她的合唱团拉票呢!”

很多读者和小彭一样,被各种“最萌宝贝”“最佳员工”“最美歌声”“最佳设计”之类的拉票活动刷屏。而有些投票活动,除了关注微信号,还要转发朋友圈才有资格投票。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如今的“微信投票”已经成了一门“生意”,不仅关乎你的面子和人脉,还算计着你兜里的钱。

为女儿表演拉票,每天在群里提醒三次

家住十字街的老郭这两天有点神经衰弱:“出门总感觉天然气没关,门也没锁。这都是被一件事闹的。”

“红包来啦!”大清早6点,老郭又被微信红包声惊醒,初中同学“大美丽”正在拉票,其9岁的女儿参加了一个文艺表演,微信投票决定名次,每天可以投3票。

中午时分,“大美丽”又发来拉票红包,老郭仍没有理会。到晚上9点,“大美丽”第三次发出微信红包拉票时,群里同学纷纷晒出投票截图,老郭想投票,但点开一看,需要关注一个公司的公众号才能投。“这完全就是为这个公司增长粉丝!”想想,老郭退出了公号。

但让老郭没有想到的是,随后的一周里,“大美丽”每天早中晚三次在同学群里提醒投票,并配上微信红包。“早上发,晚上发,比吃饭都准时!经常我睡着了都被吵醒,我估计,神经衰弱就是这么来的。” 老郭也是生来倔强,即便如此,仍然一票都没有投过。

看着“大美丽”为自家闺女摇旗呐喊,群里其他同学也来了劲儿,不约而同地为子女拉起了票,内容不是演出节目就是文艺之星,几十个人的群里,除了“请大家帮我儿子(女儿)投一票”,就是大家晒出的投票信息图。“有的同学见我没说话,还单独聊天给我发链接。那我也不投,就当没看见。”

上周五,早上7点多,加班熬夜后的老郭尚在睡梦之中,又被微信红包声吵醒,点开一看,果然又是几个女同学的拉票信息。“你们烦不烦?没完了?花点儿钱,去淘宝找个刷票公司,想得第几就得第几,想要多少票就多少票。”有些恼怒的老郭把这话发到了群里,然后继续睡觉。

当老郭再次醒来时,已近11点,群里已有好几位女同学不满意老郭的态度,纷纷出言:“没人强迫你投,也没人惹你,咋说这样的话?”“每天在群里提醒同学投票已经是一种骚扰,会影响别人。”老郭解释之余,也给大家分析了花钱请人投票的好处,“会节约很多精力和花费,更不会欠别人人情。”

没料到,这些话如火上浇油,十余名女同学与他争辩起来。“老爷们哪争得过一帮娘们啊?”老郭丢下一句“你们真是没事儿吃饱了撑的”后,放下了手机。吃完午饭,老郭在网上找到了两个微信刷票的群,准备分享给同学们,却赫然发现,自己已被移出了班级微信群。

“那种感觉就像被人莫名地扇了几个大嘴巴,却找不到扇你大嘴巴的人!”愤怒之余,老郭又觉得莫名的委屈。最让老郭想不通的是,仅仅因为投票意见不合,就把自己踢出同学群,可见这些女同学的“霸道”。“这就是典型的道德绑架!”

家人已经尽力了,这完全是烧钱

前几天,张先生往家人群里转发了一个儿童美术“人气之星”的投票链接。这是一个儿童美术教育机构发起的投票,前4名可分别获得平板电脑、电热锅、儿童电话手表、酸奶机等礼品。40余名小朋友持画作报名参加评选,张先生的10岁女儿也是其中之一。

“拜托各位最亲的人,投21号张子涵一票。”张先生在群里发完言,又连续发了几个“拜托”的表情。张先生告诉本报记者,女儿画画不错,也是第一次参加类似投票评选,做父母的希望孩子能有个好名次,也算是对孩子的鼓励。

投票持续7天,每人每天都能投票,但只限投同一名选手1票。为给女儿拉票,张先生除了发动全家人,还在10多个群里转了投票链接。“那几天像打了鸡血一样。每天早上拿起手机第一件事就是投票,还得提醒别人‘新的一天又可以投票了’。”

在张先生的老爹、65多岁的老张看来,给孙女投票成了“举全家之力的大事”:“家人们每天投完票后会在群里报告‘已投票’以及最新的票数,有人还会把其他群投票的截图发到群里。”

已退休多年的老张平时常联系的群有10多个,同学群、同事群、战友群、退休人员群等,这些群无一例外都成了老张为孙女拉票的“后援团”。“中午刚回,先不吃饭,投票!我的战友凌晨4点醒来就记着投票,很感动!”

老张发现后面的追上来了,孙女紧张地都发烧了,就再想办法多发几个群!为感谢同学、朋友的帮忙,老张还在各个群里发了多个红包,“金额不大,是个意思”。在家人们积极性的驱使下,张先生女儿的票数一度进入前三。之后,票数与前面几位,尤其是第一名的差距越来越大。

投票进入到第4天,有家人发现投票页面有送礼物的功能,任何人只要花钱买礼物送给指定的人选,礼物根据价值不同可以兑换为相应的票数。张先生说,花3块钱送“棒棒糖”可以增加15票,另外还有10元、50元、100元和300元的礼物,其中100元和300元可以买“超级跑车”和“豪华游轮”,对应的票数为500票和1500票。

家人也开始送“棒棒糖”以增加票数,但增幅远不及前几名。投票截止后,第一名超过15000票,第二名为6000多票。点开第一名选手的投票页面,“礼物列表”下都是100元的“超级跑车”和300元的“豪华游轮”。

“家人已经尽力了。这完全是烧钱。”张先生长叹一口气。

刷票,三天花掉5000元“买票”

今年夏天,董女士给女儿报名参加了小区一档人气萌娃的代言活动,由于获选的前十名者可以上小区幼儿园的特色班,董女士忙得不可开交。

“我本身就是老师,人脉还比较广,从投票第一天开始我就发动所有朋友投票,前几天我女儿的名次一直在前三名,没想到后来一下就掉到了第十名。”眼看着离截止日期越来越近了,董女士就在淘宝找专业机构进行刷票。“网上好多卖家,价格不一,有250元一千票的,也有四五毛钱一票的,怕一家店铺不靠谱,我分别在淘宝找了两家店铺,每家先买了500票,第二天就看到了效果。”

不过,董女士女儿的名次很快又掉了下来。原来,大家都在刷票。董女士说,名次一跌下来就买票,亲戚朋友也帮着买,“投票截止后一算吓了自己一跳,短短三天刷票竟花了5000多元。”看见账单时董女士后悔不已。

微信拉票,自然催生了新的财路。有的网络商家打出赤裸裸的广告语:“只要给钱,就让你成为票王。”

一名从事刷票工作的卖家对本报记者说:“一个月订单多的时候能达到100万票,少的时候也有20-30万票。平均来算,每个月盈利能达到15000元。”

投票的简繁程度不同,价格也不同。卖家介绍,微信刷票收费一般以100票为起步,每条1毛到5毛不等,如果刷得多,还可以和商家讨价还价。不关注公众号直接点击投票最便宜,每票2毛以下;关注后进入页面投票的5毛;需要输验证码或者手机验证的最贵,每票8毛。

卖家向本报记者透露:“我们公司有很多的QQ群,每个群都有上百号人,有什么投票服务,只要把链接发在群里,大家就可以去投票。因为IP地址不同,而且票数增加的方式是自然递增。这样投票的好处是可以让主办方查不出来,不会被怀疑是在恶意刷票,但是操作成本会比较高。”

随后,卖家拉记者进群,群里正在进行的任务是“哈尔滨某银行十佳大堂经理”票选活动:“直投12号,只收成功图,错图无米(元)”“17000到票停,超票不收,一票0.15米(元)”……

“投票”本质:低成本“圈人”手段

一位网络营销专家告诉本报记者,微信投票是最典型的微信营销模式。“举例来说,当你将投票链接发到朋友圈,你让你的朋友投票并转发。如果有营销高手将链接标题做得足够吸引人,点击的人群也将不可估量。主办方以很小的代价,将家长的兴趣勾引起来。一旦用户参与进来,很多时候不仅仅是为了奖品,更多的是一种虚荣心和自我满足感。主办方利用了用户的这种心理,将活动很快病毒式地扩散开来,以达到经济效益和人气的聚集。”

一家广告策划公司人士坦言,目前,广告、策划类公司的确热衷于利用微信招揽大家投票,不仅成本很低,而且效果不错。“尤其是母婴产品、婴幼儿产品的推广,用微信投票的形式效果很好。”这位专业人士还对本报记者说,“要求关注公众号是为了吸粉,而留下姓名和手机号码却是‘别有用心’,通常是为了以后公司相关的营销活动准确定位投放,而且也不排除内部人员泄密外售或一些不正规的主办方拿来从事其他活动。前一阵我一个朋友参与了楼盘的投票评比,随后更大楼盘和装修公司的电话全都来了。”

微信投票比拼的是“面子”和“人脉”

为了帮孩子多拉几票,有的人除了要朋友圈的人投票、转发之外,甚至还给每个投票的人发额度不等“红包”。小静对本报记者说:“前一阵,我们全家人为了微信投票差点分成了两伙阵营。我二姑和姑父都是老师,但在不同的学校,今年夏天哈尔滨搞了一个最美校园微信评选,俩人都在为自己的单位拉票,都给我发了红包,但我只能选一个投,到底让我投哪个啊?以前遇到微信投票是整个家族齐上阵,一致对外,可这次要内部火拼,咋办?”

小静说,自己加过不少500人的微信群,也退了好多,主要是觉得多数群都说些没营养的话,或者变成了拉票发红包的地方。“同事拉票,还发红包,红包抢了,不好意思不投票。拿人手短啊,虽然钱不多。感觉为几毛钱出卖了自己。”

微信投票比的究竟是啥?社会学者宗先生说:“是否优秀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谁的人脉多。一味追求高票数,只给熟悉的人投票,大量的‘人情票’‘关系票’甚至‘命令票’充斥其中,让微信投票‘变了味儿’。”

“微信投票本身就毫无意义,尤其对孩子来说,对心理极其不健康。而现在频现的刷礼物投票,完全商业化运作,没有任何公平可言。在这背后是成人社会的功利、虚荣,而攀比、投机、作弊,成人社会不正当的手段会被孩子们学到。就算得了第一的快乐也是短暂的,对以后的努力会持怀疑态度,对于孩子养成特长、能力不仅没有任何帮助,反而会起负面作用。”

评论员卢大伟对本报记者说:“仅就投票这一行为本身来说,本意是借公众评判来衡量高下,评判的标准应该是人或事物本身的水平或价值。比如评选‘十大好人’,就要看被评选对象做了多少件好事,做的好事‘好’到什么程度。再比如评选‘岗位标兵’,就要看被评选对象的专业技术程度、爱岗敬业精神。前不久有一次好人评选投票,打开页面,只见老师、医生温润儒雅,官员、商人志满意得,中间却有一个环卫工人满脸风霜赫然在列。相比其他各位锦衣华服、神采飞扬,他显得土气不显眼——他用微信吗?他有朋友圈吗?即使有的话又能有多少号召力呢?”

只有学会拒绝别人,才会更好地维护自己的权益。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微信朋友圈。作为被要求投票的一方,要和现实交往中一样学会去拒绝,因为人际关系的维护有很多渠道,不仅仅限于微信。说到底,在微信朋友圈里你都不好意思去拒绝别人,在现实中,不是也得被人牵着鼻子走吗?(李子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客服
平台放单
解封任务群:
微信解封平台
商家放单群:
微信解封平台
客服QQ:
3033507706
客服微信:
s999vvv
官方任务群:
824567983

挂广告加微信
返回顶部